加密市场狂热消退,区块链真问题浮现

要闻 3年前 阅读:20639 评论:0

比特币在6500美元上下徘徊,而以太币则跌落到300美元以下,很多代币价值归零,贝宝(Paypal)前首席执行官比尔•哈里斯(Bill Harris)本月表示,比特币也将归零。

行情如此萧条,以致最近几周,很多主流媒体都开始用“加密货币处在危机中”之类的标题来报道正遭受重创的加密货币市场。

然而对于关注加密货币领域长达5年或更长时间的币圈老人来来说,很自然的反应是,加密数字货币什么时候不在危机当中?

深刻的、混乱的危机一直是加密数字货币这种开源技术的自然状态,区块链吸引了一个多元化的、全球性的、没有领导的社会群体,来探索一种有望重组经济结构的理念,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实验。

这个大实验的结果如何,迄今尚不可知。但用去中心化的计算机共识模式取代5000年以来中心化账本,其前景充满变革潜力,很自然的,这个过程将产生疯狂的、无法预判的猜测和炒作,也常常会引发恐惧和失望,同时不可避免地会引发价格波动。

从币圈老炮那里了解的一个事实是,比特币在危机中的生存能力,恰恰证明了它的价值。最常被用来形容比特币这种弹性的比喻是“蜂蜜獾”。但其实“下水道老鼠”比喻更贴切:比特币是一种坚硬如钉子的地下啮齿类动物,它已经证明,它能够接受来自世界的各种挑战。

日益分散的碎片化的经济体需要开放的、能够承受威胁的自我修复系统。构建这种弹性系统的最好方法是将其暴露于威胁之下,以便系统产生自我纠正的响应。没有受到任何企业IT团队防火墙保护的比特币正经历着这一挑战。

最新一轮看空加密货币的努力注定会与过去唱空的一样被打脸,危机之后的价格反弹将会证明他们是错的,但这不是本文的主题。历史不是序幕。比特币在2013年从210美元反弹到峰值1150美元,并不能保证它会从目前近6500美元反弹回到2017年末19,783美元峰值,它也许会走向更低。

需要探讨的是加密货币社区应该如何利用这一时刻忘记价格波动,让全世界都参与到区块链技术潜力的讨论中来。讨论点对点交换、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应用的前景。

加密货币运动应该成为什么样子?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能够实现什么?在这个趋势中,人们如何自我定位?在2018年的时点上,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社区代表了什么?

一些刻板的程序开发者可能会认为,用这些抽象问题困扰自己并不比纠结于价格水平更好,他们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编写代码和开发真正的、经过实战检验的功能。

可以肯定的是,泡沫后期,分散注意力的炒作已经消散,这的确是程序员们完成工作的大好时机,并非巧合的是,隔离见证(Segwit)和闪电网络都是在比特币价格低迷期间开发的,以太坊的ERC-20 token 标准也是在这段时间内制定的,这些都为2016-2017年度ICO热潮铺平了道路。

但也必须承认,其他人在这项技术进步中的参与也至关重要,包括那些来自企业世界的人——核心加密人员往往会忽略的企业社区,构成区块链社区的身份是复杂和多方面的。

在此前比特币市场低迷期间,当比特币开发者在致力于扩展解决方案时,像律师、银行家、供应链经理和监管者等新手开始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为了满足他们的兴趣,一些基于特许使用区块链(私有链和联盟链)平台应运而生,其中包括在超级账本Hyperledger项目中引入的IBM Fabric,以及R3联盟的Corda。

到2018年,当加密货币投资者还在舔舐伤口并思考未来会发生什么时,基于特许使用的企业解决方案正在向前推进,从概念验证转向现实世界应用。

最近就有两个例子。一个是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微软(Microsoft)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联手发行首只区块链债券,另外,马士基(Maersk)和IBM宣布,已有94家公司与它们的供应链、航运和物流平台TradeLens签约。

许多加密货币开发者看不起这些企业驱动的私有区块链解决方案,认为这是一种倒退的解决方案,这种区块链技术通常采用比特币之前的共识解决方案,比如拜占庭式容错和可信实体来管理网络,基于特许的区块链最终将被证明不如那种不需要特许的区块链系统,就像更广泛接入的开放互联网在上世纪90年代击败了私营企业围墙花园内的“内部网”一样。

但这些基于特许区块链上所推动的解决方案的工作同样非常有价值。

除非像闪电和分片这样规模化解决方案能够完全发挥作用,否则公有链大规模引入分布式应用的时候,就不像在特许区块链上那样易于使用。与此同时,人们确实需要从这些真实世界的私有区块链落地中学习到很多东西。比如TradeLens项目中,货主、制造公司和海关代理在整合智能合同以协调跨多个司法管辖区的货物运输时,会采用什么标准和做法?

这种跨社区学习正是为什么那些抽象问题很重要。

在一个多元化甚至分裂的社区中——公共区块链Vs私人区块链、比特币Vs 比特币现金 等等分裂的社区中,确实存在一个共同的愿景,在区块链大帐篷里,什么是最重要的共性?人们需要更有建设性地描述共享身份,而不是使用社区以外许多人对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标签:书呆子,狂热的邪教徒。

人们普遍认识到,去中心化的共识机制使人们能够集体评估共享信息的准确性,能够帮助社会更有效地克服信任的代价,解决信任这个由来已久的人类问题。在这种新模式中,他们都看到了各种免中介的价值交换的巨大机遇,通过这种机会,他们打开了市场,开启了为每个人带来更好结果的创新。

区块链是一种复杂的、多维度的社会技术,充分发挥其潜力需要不同类型的专门知识。当然,我们需要大量的协议开发和应用程序设计。除了工程领域,我们还需要法律改革、治理解决方案、标准协议、营销和教育。

2014年至2015年的价格低迷也具有启发性。当时,银行家和律师的兴趣被他们在2013年目睹的市场狂热所激发,他们开始着手理解区块链技术。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们引发了一场关于区块链所带来的挑战和机遇的有价值的社会辩论。

甚至当银行企图采纳没有比特币的区块链,出现了一些像bitlicense这样愚笨的监管解决方案,但和主流社会的谈话,使明智的区块链倡导者建立了一个和决策者和社会对话的宝贵通道。

随着证券监管机构努力解决如何定义和管理通证的问题,以及通证联盟(token Alliance)等提出自我监管的有用框架,目前显然有可能采取更多行动。

像现在这样一个泡沫破灭、市场狂热消退的时期,是推动这种和多方利益相关者的举措的理想时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国教育视窗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文章排行